恋爱技巧

艺林美文:张生的哲学

2016-02-26 15:36 恋爱技巧

 

  张生的哲学

  
  其实每个人都是有色彩的,春兰秋菊。就我而言,说好点是这人襟上酒痕多,一醉乾坤小,说不好是落拓东风不藉春,吹开吹谢两何因,这有点像小说《张生的婚姻》里面的张生,他的色彩是那苦攒了二十几年的哲学修养和文化道德。
  
  由于久和先哲圣人们把盏言欢,无疑,张生已经把自己看成了一部权威著作,一部大16开绒毛页封面加膜烫金的书,万象并包,神圣不侵,“我和尼采都说了上帝死了,你们这些扬言去寻找上帝的人算什么东西!”他对自己的痴爱等同甚至已经开始超越了对小柳的亲爱,既想要女人,又想要道德自足,鱼和熊掌的关系,教他怎么不疑虑?而外国哲学家费尔德很早就预言,想让一个成年女人爱上书,没的可能。所以小柳拒绝了和张生结婚。这个定律会一直存在下去,除非借助月光宝盒,这个女人没有目睹前男友脱光衣服出轨的那一幕,依然是那位漫画小丸子。
  
  张生想到的人世间最动人的情景是这样的:他坐在屋子中央读尼采,妻子小柳倚在他左臂读但丁,而那时候或许会有个孩子,暂叫小张吧,抱着他的右腿读孔子。午后阳光温柔,一家人的脸庞都洋溢起满足的神采。可是书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哲学研究的越深,越让人产生道德自足,而一旦道德逸出自信之外,便会转瞬道德自溃。道德自足会让人消解亲热感,缺乏现实的存在感,和宗教佛说绝缘,对于那些异域文化的了解,再多也只不过隔靴搔痒,就像你走进了一个居住着无数个小精灵的洞穴里,每个精灵都有一扇门,但是你却无法找到一扇返回的小门,因为你觉得你就是那扇小门。
  
  波洛克说:“开掘精神的世界,如同获得生的权利。”而张生最后几欲绝望之时去翻《圣经》,找来了上帝,相当于烧掉自己这扇木门抛开尊严地自残,最终死里逃生也重获新生。其实在我看来,哲学或者上帝都无法定性,当我想到那句“道德自足”,对于如今这个尘土飞扬的时代来说,似乎遥不可及了。牢记米沃什的一句话:“一位哲学家最重要的任务就是为读他作品的人提供一个更热情的空间,同时让我们免于像银河一般的死寂。”
  
  最后,有那么几点需要在鲜明一下:
  
  其一,他一直在基督教的信仰与不信仰的漩涡里,肯定,否定,否定,肯定,如同那个叫马勒的家伙的交响乐。
  
  其二,他相信上帝死了,其实就是相信了他没有将爱之人,上帝之爱与俗世之爱,悬在同一条水平线。
  
  其三,爱和罪掺和在了一起,他倘若爱不了小柳,他的灵魂就是有罪的。他百倍的看不起肉体,所以千倍的珍视灵魂。
  
  其四,“如果你一直这样背负着重罪,那实在是可怜了。”《圣经》中被犹大出卖了的基督是一种罪,而犹大本身也是一种罪。他可以不相信宗教,也可以相信宗教,其实都将罪背在了身上。
  
  其五,最终张生通过《圣经》活了下来,这时候两个自我合二为一,一黑一白,一个东方,老实,呆板,享乐,一个西方,探求,自大狂,宗教热。似乎这时候已经拼合的足够完美了,其实局外人看来,他还是他,我还是我,道德自足或自溃只不过是八月十五的月亮,此圆彼缺。
分享到:

相关热搜: 张生的婚姻